半阙难歌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伞修】慢一点

这篇必须转,我他妈爱死这个伞修了!

ON:

·时间是世邀赛之后


·这回不话唠了,直接看吧·w·


 


 


 


 


 


【Slow Down】


 


晚上打了会荣耀,叶修头疼得不行,苏沐橙摸摸他额头,感觉是有点发烧,就赶紧催着他睡觉去了。


 


【】


 


到了半夜里,紊乱的生物钟作怪,叶修又慢慢清醒过来,看着天花板发呆,想着自己刚刚迷迷糊糊似乎做了个很长的梦。


 


他闭上眼睛,再睁开,觉得头还是隐隐作痛,但没那么难受了。


 


他想起来喝口水,没想到有人听到他的动静,已经递了一杯水过来。


 


他心里觉得奇怪,房间里不该有人,


 


一看,完全愣住:


 


那人淡棕色的头发,笔挺的鼻梁,细长的眼睛里眸子明亮,薄唇吐出几个字,


 


 “喏,水。”


 


可叶修听不到。


他大脑一片空白。


过了很久,才张了张口,却连半个字都没讲出来。


 


“嗓子很痛?你刚刚退烧,再躺一下吧。”


——那个人的声音比印象里要更低沉好听,更性感。


 


叶修直勾勾看着那个人,喝了大半杯水,开口讲话,声音沙哑得一塌糊涂,


“……沐橙?”


 


对面的人皱了皱眉,一只手接过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又用另一只手手背贴了贴他的额头,


 


“不是吧,烧坏了?……还是你想要沐橙照顾你,这个绝对不行!”


语气很坚决,语调却很温柔。


 


叶修仰面躺下,心跳得很快,


 


 “ [苏沐秋] ”


声音轻得好像一声叹息。 


 


“嗯?怎么?”


苏沐秋听见了。


他把水杯放在桌子上,坐到他床边,压得席梦思沉下去一截。


真实的重量。


 


 ——生命的重量。


 


 


“梦么……”


叶修叹了口气,睁眼看着苏沐秋。


 


“说什么呢……世邀赛拿了冠军太高兴,魔怔了?”


那个人笑了,笑容温暖,足以融化初秋微凉的夜色。


然后他的手掌覆在叶修双眼前。温热的,让人安心的热量慢慢传给叶修。


 


“还是刚才做恶梦了?再睡一下吧。”


 


叶修眨了几下眼,睫毛扫在苏沐秋掌心,


是啊,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长到我不知道怎么给你说。


 


 “嗯,我梦见你死了。”


 


苏沐秋的手微微僵硬了一下,马上又软下来盖在叶修眼睛上,


“这么怕我死啊,还是我真的这么重要?”


语气里面不无戏谑,可问的话倒是真心实意想知道的。


 


叶修没有说话,静静地躺着。苏沐秋的掌心被叶修的睫毛一下一下扫着,知道他没睡,就也只是安静地坐在他旁边。


 


然后过了很久,叶修才开口轻轻说话,


 


话不多,就一个字而已,


 


 “怕。”


 


苏沐秋哑然失笑,想着这家伙大概真的是身体不舒服。


都说人身体不适的时候,心理防线也会受到极大影响,会变得脆弱,变得依赖别人,变得容易胡思乱想,想来叶修现在就是这样。苏沐秋歪头看了看因为生病而显得异常乖巧的叶修,轻轻爬上床,钻到被窝里握住了叶修的双手。


 


“我在,我在,叶修。”


 


你不要怕,不要胡思乱想,我在这里,不走不逃。


 


叶修回握苏沐秋,劲很大,然后过了一会儿,他的目光才从窗外稀稀拉拉欲开不开的桂花上移回来,落在苏沐秋的侧脸上。


苏沐秋感觉到他的视线,很快转了头过来也盯着他看。苏沐秋一双迷人的眸子里瞳孔色素很淡,显出有些透明的纯净琥珀色,沐橙的眼睛也是这样的,很好看。


这时候他朝着窗子躺着,白月光映在他眼睛里,珍珠似的发出淡淡的柔光。


 


苏沐秋就这么静静看着叶修,不说话。


叶修这么被苏沐秋看着,其实有点困,但鬼使神差地也就是不想闭眼睡觉。


苏沐秋捏捏叶修的手:那手很薄,手指细长,指甲饱满,修剪整齐的甲沿乖乖附在指尖。


 


谁能想到是这么美的一双手,造就了斗神呢。


 ……真是双奇迹一样的手。


 


脑子里这样想着,苏沐秋用拇指细细摩挲着叶修的虎口,安抚似的想让叶修好过一点。


 


叶修想想自己大概是刚刚退烧,整个人都不大清楚,也没力气去开嘲讽,只是乖乖让苏沐秋顺着毛。


他轻轻闭上双眼,


视觉被切断,听觉无限放大。


他听见窗外风吹过桂树发出的飒飒声响,听见苏沐秋安稳的呼吸声,听见自己和苏沐秋此起彼伏的心跳声……


 


——啊,真好啊。


 


他发出毫无来由的感慨。继而自己也在心里吐槽自己,想自己怎么也能这么矫情,这叫什么……感叹生命的美好?感谢上苍赐予我生命?啧……听起来真酸。


于是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些想法和自己一大老爷们的画风实在有点不符,弃之。


 


叶修撇撇嘴,感觉苏沐秋松开了自己的手,把手移到了自己耳侧,捋了捋耳际的头发,却没有再动,而是停留在那里,环住了他的后颈。


 


叶修慢慢睁了眼,看到苏沐秋凑过来,吻住了他,


 


叶修没有闭眼,苏沐秋也没有,眼睛里带着笑,星星在他眼睛里灼灼生辉,


苏沐秋轻轻衔住叶修的下唇,吮吸,发出一点水声。然后他的舌头灵巧地撬开叶修无力的牙关,用手肘支起自己上半身,欺身压上叶修,加深了这个吻。


苏沐秋柔软的舌尖扫过叶修的牙齿,抵在他敏感的上颚,迫使他微微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


极诱人的动作。


 


然而却没有其他的行动了,


叶修原本就身体不适,一个长吻足够夺取他最后一点清醒。


苏沐秋看着他的眼神变得涣散,露出失神的表情来,


适时结束了这个吻。


 


叶修张着嘴,嘴唇上留着水光,大口呼吸了几下,安静了下来,像是突然找回了什么东西似的,开口和苏沐秋说话,


“接个吻,可不可以不要弄得这么吓人,我以为你要吃了我。”


 


苏沐秋觉得这人画风转得也太快,笑了,


“有吗?我倒觉得这个吻挺好的,好歹把叶修大大从病态debuff里拯救出来了。”


 


 “呵,耍得一手好流氓啊沐秋大大。”


 


苏沐秋睁大眼睛,一脸无辜,


“我哪里耍流氓?”


 


叶修狡黠地露出一点笑容,


“你懂的。”


 


苏沐秋耍赖到底,笑着说,


“我真不懂。”


 


叶修不说话了,苏沐秋转头去看他,却看他目不转睛盯着自己,表情微妙,


或者说,是一个淡淡的,但是似乎包含了很多东西的表情。


 


叶修看着苏沐秋,目光一寸寸扫下去,和扫描仪一样,看得仔细。


 


苏沐秋被看得心里发毛,


“……怎么了?我背后有东西?”


 


“嗯。”


叶修表情严肃。


 


“靠靠靠你别吓人啊叶修……”


 


“骗你的。”


叶修笑了。


 


 “……行啊你,胆很肥嘛……”苏沐秋手捏在叶修腰上,一副要发力的样子。


 


叶修扭了扭腰,没躲开,赶紧说,


“哎呦沐秋大大饶命啊,我可是病号!”


 


苏沐秋挑眉,


“这时候知道自己是病号了啊,晚上打熬夜荣耀的时候怎么不知道。”


 


 “那是为革命献身。”


 


 “少来。”


苏沐秋手捏在叶修腰上,叶修的腰身很好,平时坐得多,肚子上的肉很软,倒也没有什么传说中的小肚腩。


 


 ——叶修其实是瘦的,摸在他腰侧能摸到突出的胯骨。


 


 苏沐秋轻轻皱了皱眉,靠过去环住叶修,


 


“按时吃饭吧,好瘦啊你。”


 


叶修闻到苏沐秋身上有股很淡的玉兰花气味,突然觉得很安心,低下头来,额头抵在苏沐秋锁骨上,


“浓缩是精华啊沐秋大大。”


 


苏沐秋大概是笑了,身子颤了颤,收紧了抱着叶修的手。


叶修想着自己今晚真是把一年里能乖的时间全乖完了,有点自暴自弃地想,唉,算啦,谁叫这个人是苏沐秋。


 


对啦,谁叫这个人,是苏沐秋呢。


 


赛场上再叱咤风云,嘲讽脸仇恨拉得再稳,在家里看见这个人,心还是要软下来的,


直直软成一滩水。


 


苏沐秋强大,但他又能温柔得一塌糊涂;


苏沐秋有点世故,也有点孩子气;


苏沐秋技术宅,可他饭做得不错;


苏沐秋是很干净的气质,可他脏话说得这么溜……


苏沐秋真是一朵奇葩。


 


偏偏我爱他。


 


叶修自己想着,笑起来,人弓起来像颗虾米,想我这辈子就就被一个苏沐秋吃得死死的,真是丢脸丢大发了,继而又伸手环住苏沐秋的腰,把他拉近自己,靠在他耳边轻轻讲,


 


“沐秋啊,我们,赢了。”


 


苏沐秋侧过头去亲了亲叶修的脸颊,声音低沉好听,


 “是啊,我们一直在赢。”


 


然后他笑了笑,气息吐在叶修脖子上,


 


 


“睡吧,明早上烧海鲜粥给你吃。”


 


 


这句话好像有魔力,叶修听了,突然觉得困起来,眼皮重得睁不开。他模模糊糊摸过去,亲了苏沐秋一口,就睡过去了。


依稀感觉苏沐秋最后给他掖了掖被子。


 


 


 


 


再醒来已经是早上,空气里飘着淡淡的腥香,


海鲜粥吧,叶修想。


 


他仰面躺在床上,伸手把刘海捋上去,额头有点虚汗,现在还是凉的。头已经不痛了,前段时间大概是太累了,一放松下来就生病了。窗子开了条小口,有细微的风声。叶修侧头往外面看去,桂花开了满城,空气甜腻又馥郁。


 


他慢慢把头转回来,看着天花板,房间外面有人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他很口渴,嗓子冒火,拿了床头柜上放着的水杯来喝,反手拿的,拿得不太稳,几乎满着的水有点洒出来。他坐起来,喝了几口,甩了甩头,清醒起来。


 


穿衣,洗漱,推门出去。


 


外面是兴欣一干人,稀稀拉拉坐在那里吃早中饭。前段时间大家都紧张得很,这两天休息,起得都要稍微晚些。


 


叶修人还有点虚飘飘,走过去坐下,苏沐橙跑过来摸摸他额头,微笑了一下,


“烧退了~”


 


叶修说,


“可不是嘛,哥都说了不要牧师。”


弄得一群人笑得人仰马翻。


 


电视开着,倒是没人在看,放着一首挺好听的歌的MV,叶修也没事干,潦草听了几句歌词进去,


 


…… 


花如果一夜之间 开成花园


麦如果两天酿成 十二年


是很方便 但我们 又不是 没时间


要这么方便 人干嘛 要活这 几十年


别急着抵达终点 过程才是关键


是那些琐碎细节 才最值得纪念


 


途中苏沐橙端了海鲜粥给他,他接过来,粥还热腾腾的,热气烘在他脸上,他莫名觉得鼻子有点酸,赶紧抽了几张餐巾纸,打了个喷嚏。


 


“啊,忘了和你说,放了点胡椒面~”


 


叶修幽怨地抬头看了苏沐橙一眼,


“沐橙,你也学坏了啊。”


 


苏沐橙看着叶修眼圈都红了,笑起来,又有点小心疼,赶快又跑过去捏捏叶修的肩膀,


“好好好下次不敢啦,快吃,不然等下冷了。”


 


叶修笑笑,拿起勺子吃起来,眼神飘到窗外黄灿灿的一片桂树上。


电视里流淌出轻快的音乐,


 


别急着跳到结尾 错过美好迂回


没无关痛痒情节 结局就不珍贵


就让我们慢一点 光阴已经似箭 多危险


就请明天慢一点 每天度日如年 多新鲜


 


 


粥太烫,叶修觉得自己的舌头被烫到了,烫得他很痛,眼泪都要飚出来。


 


慢一点慢一点 留时间 给时间


慢一点慢一点 叫明天 等几天


 


 


叶修又抽了张餐巾纸,“啪”地拍在眼睛上,笑骂道,


“这粥太他妈烫了……”


 


慢一点慢一点 陪时间 荡秋千


慢一点慢一点 约从前 明天见


 


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舌头痛还是其他哪里痛,总之他痛得撕心裂肺,餐巾纸下面眼角都红起来。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没死。


 


你说,


 


时间,怎么就不能, 


 


慢一点呢。


 


 


“ [苏沐秋] ”


 


 


 


 


Fin


 



自己也知道把叶修写得脆弱了一些,但这时候是世邀赛夺冠后遇上生病。生理状态对人心理状态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生病往往会使人露出最脆弱的一面,也就是文中说过的“胡思乱想”那样的状态,同时,世邀赛夺冠的兴奋状态过去之后,人应该会有一段或强或弱的低潮期,这种东西在叶修身上体现得不会太明显,但会有。所以我思来想去,这个时间段的设定应该还比较合理,于是写了这篇文,灵感来自林宥嘉的,慢一点


 


还有问题的话,问我就好啦


也给我些建议或者意见吧~


 


ps.沐秋的小脏话设定是私设,觉得在那个年纪要为养家糊口打拼的话,会讲些脏话也是正常的,所以脑子里有了这样的设定。如果觉得不太能接受的话,请当做没有看到(土下座)

评论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