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阙难歌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大圣归来】《飞扬跋扈为谁雄》

我问你,疼不疼?

兔子君:

《大圣归来》同人,无CP(如果硬要说那就是杨孙【喂),养孩子向。


如果有BUG请指出XDD


打滚儿求蓝手红心和评~(๑•́ ₃ •̀๑)


 




《飞扬跋扈为谁雄》


 


***


 


直到现在,孙悟空依然记得,他嘲讽李靖李天王教子无方时,那种幸灾乐祸的爽快感。


 


事情的缘故大家都记不太清了,总之就是托塔天王又给他家三儿子找不痛快了,哪吒就找到了玉帝评理。一开始还控诉得好好地,但李天王突然神兵突降,一把拉起正在大倒苦水的哪吒说回家。哪吒不乐意,抄起乾坤圈就当头砸过去了。


——然后?


——然后就打起来了呗。


 


“对,打他脸,抽狠点。”弼马温翘着二郎腿,啃着桃,殿上李家父子乒乒乓乓打得欢实。“哎,当时你用红缨枪捅我可不是这力度,走不走心啊!”


“闭嘴。”两个人腾出空来同时朝他吼,眼睛俱都瞪的溜圆。


孙悟空摸摸下巴,这俩人果然亲生的。


一旁的玉帝看看孙悟空,又看看打作一团的两员大将,突然觉得心很累。


 


最后李三郎被他爹收进了塔,一场戏这才做罢,李天王青着眼圈对着目瞪口呆的玉帝行了个礼,就此告退。


大圣看戏看得正在兴头上,结果对方转眼就鸣金收兵,顿时不乐意了。


“怎么不打了?”


李靖用没有乌青那面对着他,横他一眼,不讲话。


“哎李老儿,俺老孙教你一个,这管小孩最最麻烦,还不如不生。”


李天王觉得胸口气血不畅,方才被哪吒砸的地方还在隐隐生痛,再和这猢狲说上一句话都要心口疼。


“你总有一天也得被个小孩折腾死。”李靖愤愤地去了,丢下一句话,背影仿佛落荒而逃。


“放你妈的屁。”孙悟空哈哈一笑,咔擦咬了口桃子,顺便拉起一旁仙童的袖子擦了擦嘴。


 


***


 


一晃五百多年就过去了。


期间天宫也闹了,五指山也压了,天上好不容易安安心心过了几天日子,突然一个急报传来,说那猴子跑了。


“跑了就跑了。”玉帝挥挥手,气定神闲地喝口茶。“佛祖给他手腕上刻了法印,他就是只普通野猴子,掀不起风浪来。”


过了没多久,又一个急报传来。说孙悟空法印解了。


玉帝手一抖,半杯茶泼在了袍子上。


 


听说了那只猴子一身法力又都回来了,整个天庭又开始人心惶惶。


俗话说,天上一日,地下一年。


这五百年一过,在天庭众人看来也不过就五百天而已。


——才安生了一年多,这猴子又要出来折腾了。


玉帝愁啊。他之前被打碎的琉璃盏还没重新铸好,始作俑者又活蹦乱跳地满人界跑了。要是他再一个心血来潮,来个二闹天宫,这日子还怎么过。


“李靖。”愁云惨淡的玉帝清清嗓子。


“臣在。”


“你下界去,看看那猴子又在玩什么花样。”玉帝冷静地吩咐,“若是还有什么异心,朕可不惧再关他千年。”


“是。”感情不是你动手,你惧个塔。


 


无论如何,玉帝下的旨意,托塔天王还是得硬着头皮办。


他找了几个亲兵,招了一片祥云,踏着就往一家小村落去——根据千里眼和顺风耳所说,那妖猴现在就在这里落脚。


祥云还没落地,李靖一眼就看见了院子里的那只高头大猴,脖子上还骑了个穿肚兜的小姑娘。小姑娘揪着他头顶的毛死死不肯放手,那猴子疼得直咧嘴,但愣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李天王眼睛一亮。


 


“猴子,带孩子那。”李靖嘿嘿一笑。


“放你妈的……”孙悟空眼睛一瞪,最后一个字滑到嘴边又吞了回去,瞥了眼头顶上的小姑娘,翻了个白眼。


——不,不能在小孩面前说脏话,影响不好。


“大马,驾。”小姑奶奶一拍他头皮。


大杀四方威风八面凶名赫赫的齐天大圣朝前走了两步,挺稳的。


“桃!”小姑奶奶揪他耳朵。


纵横三界一生不羁放荡爱自由的齐天大圣从怀里掏出个桃,水灵的。


咔擦,小姑娘咬一口,乐了。“甜。”


那废话。孙悟空得意了,比当年一棍扫飞天蓬元帅还意气风发。孙爷爷我亲手摘的桃。


 


李靖看得那叫一个爽,如果不是身后还有几个天兵看着,他现在就能在地上笑得打两个滚。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别看当初笑得欢,将来一准拉清单。


——十万天将奈何不了你孙悟空,还不是被一个小孩吃得死死的。


这头托塔天王正欢喜,那头小姑娘吃饱了桃,骑厌了猴,点漆似的黑眼睛滴溜溜一转,看向了他手里的宝塔。


李靖心中一寒。


“塔!”她手一扬,气势磅礴,仿若挥斥千军万马。


李天王倒吸一口气,下意识想把手里的兵器往身后藏。可他动作快,另一只猴子动作更快。


“让她玩玩。”孙悟空咧嘴一笑,抓住了他正准备朝后藏的塔,露出一排精光璨亮的白牙。


“不行。”这是原则问题。


“哦?”孙大圣笑得更深了。


“……”


 


——那一日,李天王终于回想起,曾一度被一只猴子打败的恐惧,和连武器都被夺去的那份屈辱。


 


“喏,拿去。”得了手的大圣把宝塔朝后一抛。


“哎呀看着点别乱扔。”李靖捶胸顿足。


他的心在滴血,他的原则在崩塌,他在下属中的威信在动摇,可他还是不能上去动手。


首先,他打不过这只猴子。其次,那只猴子身上还骑着个凡人。


好吧,他他妈的就是打不过这只猴子。


 


托塔李天王这辈子,第一次感受到了,和面对自己儿子差不多的,无力感。




***


 


大圣最近很烦恼。


自家的两个孩子,一个难哄,一个难管。


难管的那个,整天往林子里跑就算了,还总带点纪念品回来。


 


上次是一只五百年的山猪精,后来被他当了夜宵;上上次是一群巨大的黑蝙蝠,被他一把火烧了干净;上上上次是不知道那个窟窿里跑出来的巨型人面蛛……


——烦不烦人啊!


他打定主意,这一次怎么说都要揪住小孩儿,好好教训一顿,再不济也要骂几句。哪有他堂堂齐天大圣,整天跟在一个小孩子后面,把他捅的篓子挨个补上的道理。


可每次江流儿都颠颠儿地一溜小跑过来,气喘吁吁地,一口一个大圣叫的又脆又甜,脸颊通通红,他一见就先心软了三分。接着又是被小孩叽里呱啦一阵吹捧,什么齐天大圣武功盖世无往不胜,他就又飘飘然了三分。待得他解决了小孩后面跟着的麻烦,想到要进行家庭素质教育的时候,那小光头又不知跑到了哪里去。


武功盖世无往不胜的齐天大圣,今天也很为家里孩子的教育问题发愁呢。


 


孙悟空的忍耐限度,在看到江流儿牵了条大黑狗回来的时候,达到了极限。


“大圣大圣。”小孩儿搂着那条半人高的大黑狗蹭了蹭,笑得阳光灿烂一派无邪,“我们养条狗吧!”


孙悟空乍一看那条狗,只觉得那竖耳狭目的样子有些面熟又有些讨厌,下意识的就是一摆手。“不成。”


“大圣~大圣~大圣~大圣~”小孩不依不饶,又是拉衣角又是跺脚,就差在地上滚几圈了。


“不成,不成,不成,不成。”孙大圣是只有原则的猴,说不行就是不行。


江流儿见撒娇不成,一扁嘴,看样子就是要撒泼。


大圣头顶的毛都炸了,他最怕小娃娃哭。只要江流儿一掉眼泪,不管他孙悟空有几千条道理可讲,就统统都变成了不讲道理。


 


他眼珠子转了半圈,一时半会想不到什么话来哄小孩,眼神却落到了那条趴着斜睨他的大黑狗身上。


——眼熟,真眼熟。


——在哪儿见过来着……


仿佛一道天雷劈过他的脑子,大圣小腿肚子一抽,猛地跳了起来。当年哮天犬一口咬在他的腿肚子上,齿痕现在还留在上头。


“这不是杨二郎那条狗吗!你怎么把它给弄这儿来了!”


 


谁都知道,杨戬有两块逆鳞。一是你别勾搭他妹妹,二是你别动他的狗。


结果他的妹妹跟了个凡人跑了,他还多了个耍斧头的便宜外甥。杨二郎气昏了头,一心想把妹妹抓回来做思想教育,结果却被他的大外甥打得七荤八素。


——至此,第一块逆鳞差不多已经被人摸了个遍。


但第二块逆鳞,迄今为止只有两个人敢碰。


一个叫孙悟空。这厮当时穿得花里胡哨,一身黄金甲,头戴紫金冠,手里擎着金箍棒,对着他的狗嘻嘻一笑,说杨三眼,你这狗怎么丑成这样,俺老孙不打畜生啊。


“……”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孙悟空被那二郎神撵得天上地下的跑,化鱼化鸟化庙,俱都被杨戬一眼识破,着着实实吃了个大亏。


第二个人,叫江流儿。


 


“哮天犬!”小孩欢呼起来,兴高采烈地就扑向了那条狗,“你真的是哮天犬吗!话说那哮天犬,天生神勇……”


哮天犬被热情的小孩儿一通乱揉,从喉咙里发出了威胁似的低吼。可他牙还没龇出来,一根棍子就杵在了他鼻子尖前。


“俺老孙警告你,他爱怎么样,你就给他怎么样。你要是吓着他,我就把你的皮剥了给他作个围脖。”


——管他哮天犬还是哮地犬,小娃爱玩,就玩呗,大不了再陪那三只眼打一架。


 


“……”哮天犬看看他,又看看那棍子,眼睛一翻就趴在了地上。


“江流儿,你怎么连那三只眼都敢惹。”孙悟空看着小孩玩得高兴,还是忍不住提醒他一句,“那家伙疯起来,连他亲外甥都打。”


“喔!”小孩子脆生生地答应了,开始折腾哮天犬的尾巴。


孙大圣干脆一闭眼睛睡午觉去了,眼不见心不烦。


 


当杨戬下界来找他到处撒欢的爱犬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顽童戏狗图。


——他的哮天犬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一个头剃得像青瓜瓢那样光溜溜的小和尚在它肚皮上滚得正欢。


哮天犬看到杨戬来了,奄奄一息地睁开眼,呜咽了一声,眼神里满是伤痛和屈辱。


 


杨戬炸了。


 


***


 


“且说那昭惠二郎神,齐天孙大圣,这个心高欺敌美猴王,那个面生压伏真梁栋。两个乍相逢,定是要较一较高低。一个铁棒舞得赛飞龙,一个神锋挽花如舞凤。左挡右攻,前迎后映……[1]”


这当口两个人打着,那边江流儿席地一座,眉飞色舞地开始说起书来。


孙悟空这里打着,手腕被二郎神一刀劈得发麻,耳朵里还听着小孩儿的叽叽喳喳,听到“真君与大圣斗经三百余合,不知胜负。”的时候,终于耐不住了,一棒抡圆了,将杨戬震退几步,捞起小孩就跑。


“泼猴休走!”真君剑眉一竖,心想欺负了我的狗,怎么能让这猴子轻易就逃脱,招了朵云就追了过去。


“好!好玩儿!”江流儿被孙悟空麻袋似地用手臂夹着,头下脚上,虽然脑子充血,但看着云下山山水水走马灯似地过,拍着手就笑起来。


孙悟空要吐血了,满心苦水口难开,小孩这次真是招了个祖宗来。


“大圣。”小孩在他臂弯里笑哈哈地又开口了。


“说。”


“你打不过二郎神吗?”


“谁说的。”


“书里说的。”


“……就知道瞎看书,都是人编的。就那三只眼,俺老孙一根指头就按死了。”


杨戬在后头听得明明白白,气得都笑了起来。


“好,我倒要看看你这妖猴怎么一指头按死我。”


孙大圣不说话了,筋斗云又快了两分。


 


***


 


“大圣,疼不。”


木桌上一星油灯亮着光。猴子不说话,任小孩笨手笨脚地往他手上缠绷带。


“大圣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去招惹那哮天犬。”


“你知道就好。”大圣笑了,觉得教育有成效了,被杨戬一顿抽也值了。


“大圣,我是不是特别烦人。”小孩抽抽鼻子,一双眼明晃晃地汪着水光。


“……”


“大圣大圣大圣。”


“是。”


“……”


“还好。”


“……”


“不烦人,靠,一点都不烦人,行了吧。”


“大圣,我再问你个事。”


“说。”


“你之前是不是哭鼻子来着。”


“放你妈的……”


“我看见的,”小孩子挺不高兴地瞪着他,“可我不记得是为了什么了。”


“你看错了。”


孙悟空站起身,他想要结束这个话题了。


傻丫头在一旁的摇篮里翻了个身,被子被她踢到了不知道哪里去。孙大圣瞅了眼,屈尊替她拉好掖上被角。


 


月光从窗户里透进来,连猴子天生戾气的五官都柔和了起来。齐天大圣坐在窗框上,叼了根草,看着月亮出神。


 


五百年了,月亮还是那个月亮,猴子也还是那只猴子。看起来一切都没有变化,但孙悟空模模糊糊地觉得,变化还是有的。


五百年前,当他还是美猴王的时候,所有人见了他无不是恭恭敬敬的,唯恐一口气出大了,惹得他掏出棒来大闹一通。所有人都怕他,没有人敢接近他,没有人喜欢他,就连后来如来一掌将他印在山下,也是人人拍手称快的。


——嗐,你孙悟空也有今天。


他一棒扫得清苍穹,却半分抹不去心头的阴霾;他精通七十二般变化,却也一点也摸不透人心。


 


五百年过去了,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见有两个灰头土脸的小孩对他笑,露出一点粉嫩的牙床。


齐天大圣孙悟空,第一次见人冲他这样笑。


他烦人,老掉牙的故事说上百遍也不嫌啰嗦,每一次都和第一次说故事似地兴致昂扬,还精力过剩,一天到晚捅篓子;她难伺候,动不动就要骑大马,不给骑就哭,一哭就大半个时辰,哭完了还要骑。


可他们再烦人,再难伺候,也从来不怕他。


 


被杨戬刺伤的地方早就没有大碍。孙猴子一生血里有风,受过的大伤小伤无数,怎么会将这点小伤口放在眼里,再说那二郎神也是留了三分力,意思意思就收了刀。


可五百年来,他受过再重的伤,让人穿了琵琶骨,血流了满地,也从来没有人问过他,疼不疼。


怪事。猴子揉揉鼻子,总觉得里头酸酸涩涩的不痛快。自打碰上这两个小孩儿,他是打架也不痛快,还特容易多愁善感。


 


“大圣。”


他一个激灵,低头才发现是小孩儿在说梦话。江流儿就连睡着的时候还把那小玩偶攥在手里,倒也是睡得稳稳当当,香甜无比。


“那孙悟空,可厉害……”


他笑笑,将手臂枕在脑袋后头,闭上了眼睛。


 


***


 


梦里,江流儿看见一只威风凛凛的猴子,黄金甲,紫金冠,双眼如炬,直立在高山之巅,身后的披风赤红如血,高高卷起在风中,如一面永不沉沦的军旗。




-END-




========


[1]:改编自西游记原文

评论

热度(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