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阙难歌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就是这种时候我才毫不犹豫地想学好英语。口语。

永远的草莓地:

这些话写在飞机上。

我今天见到他了。
根据几个粉丝代表说是他自己愿意花时间来陪粉丝合影签名。
我在路上接到粉丝电话,告知地点让我尽快过去,再三强调不要曝光行动,以免被查。
我坐在赶往地点的出租车上时候觉得这一切荒唐极了。
到了地点,一个low得不能更low的老三星级酒店。几个粉丝代表看了我的票面,让我进去,小心翼翼,不要拍照不要喧哗,手机关机。15个人一组。
我和另一个妹子吐槽这么偷偷摸摸像吸毒party,不是为了李佩斯我绝对做不来。我又说,可是李佩斯才是最应该受不了的那个人。
我到一个老旧的宴会大堂等着的时候几个粉丝正赶着补妆为准备和他合影,精致漂亮的面孔神色仓促又兴奋,我却只觉得狼狈。
我看到了粉丝堂的工作人员。实际昨天看到粉丝堂的公告,我一点没想着维权声讨。我脾气耗尽,只觉得,就那张公告,没有把责任推向李佩斯,总算说了人话,已经足够。我根本不会对他们有任何更多的期待。
排队拐进一个小厅时候终于见到他,装潢简单,没有布景,没有桌椅,几个工作人员和粉丝代表负责维持秩序。他站在那里笑着和围在身边的粉丝说话。我不知道别的明星是否有过这么潦草寒碜的经历,但他站在那里,确确实实的担着本不属于他的义务。不要说明星受人欢迎自然应该承受更多。他是演员,工作不是奉献不是理想不是爱,工作只是工作,8小时之外叫我加班我会不满。李佩斯不欠粉丝分毫,更遑论弥补。
我站在他左手边。他搭着我肩膀,我问他你还好吗。他精神十足的,用尽可能让所有粉丝都听见的音量回答我,他一切都很好,他非常喜欢上海,喜欢上海的粉丝。说很抱歉昨天没有见到我们。
那一瞬间我觉得他什么都知道。
他还秀了刚买的绸缎围巾(真的很好看很有气质的深蓝色围巾,我再也不嘲笑他直男品位了QAQ)。
摄影师举起相机时候他轻轻拍了拍我前面的粉丝,说她挡着我了麻烦她让一下。
情感细腻,目光温柔,万分耐心。
签名时候我说,第一次见面我说我来自台湾附近。第二次见面我们拍了照片。第三次能否给我一个拥抱。他笑着敞开手臂。
然后我非常非常用力的,紧紧的抱住他,非常小心又实在委屈的蹭了一下他胸口。
他身上有很淡的古龙水味道,合影时候我就闻到了。他戴着蓝色绸缎的围巾,穿黑色正装,身姿挺拔,腿长两米,气场九米。
签好名字我站在一旁让其他姑娘过去和他签名说话。看他笑容和熙,嗓音浑厚,言谈开朗,举止稳重又大方。这才觉得他是个36岁大男人,不玻璃心不傻白甜,有气度,不轻浮。
我再也不叫他糙汉憨胖了嘤。
准备离场时候他远远看过来,我摆正T恤,又笑着喊了一句ride me!他远远指着我回答,我真的很喜欢你的T恤!

在赶往机场的路上我有点咽噎。北京场不知道有没有着落,据说大部分可能是,取消了。
据说他改参加搜狐一个记者见面会。北京粉丝希望能像上海粉丝那样,争取向粉丝堂要求一个小型粉丝见面会。
我见过他,签过名合过影拥过抱,有些话我没资格说。
但如果,他能甩开粉丝堂,参加一个正规大型媒体的采访,扩大知名度,商谈有保障的合作,争取更好的事业机会。我觉得,那比躲在一个小厅里和百来个粉丝签名合影,重要太多。我甚至觉得,这才能证明粉丝的狂热有价值,有份量。也是对粉丝,最好的回馈。
依然祈祷北京粉丝能见到他。

评论

热度(77)

  1. 半阙难歌永远的草莓地 转载了此文字
    就是这种时候我才毫不犹豫地想学好英语。口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