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阙难歌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一切都是在梦里》密林亲情向

那个……王后,军嫂,你懂的。
大概就是瑟兰领了便当。
谁知道我在写啥 _| ̄|○





一切都是在梦里。

黑色的天,黑色的海,黑色的小舟。里面躺着一个有一头犹如月光般白金色长发的精灵。
熠熠生辉。
小船在海上平稳地向前滑去,四周一片黑暗,唯有船头摇曳的灯火与西方天边的霓光遥相呼应,那是给未归子女在漫漫路途上唯一的指路明灯。

小船漂了很久很久,终于抵达了西方的海岸。那岸上站着一个应该是极美的精灵,她穿着辛达贵族淡绿与白金交织纠缠的长裙,金色的卷发打理的服服帖帖,静静地垂在身后。在她的手上,银丝纠缠着珍贵的白宝石构成精致的戒指闪着微光。
船靠了岸。
船里的人睁开了眼。
他的眼中是下着雨的蓝天。
岸上的精灵走下来,白色的裙摆浸在水中将海染成透彻的蓝。
她在船边伏下身,亲吻着船中精灵的眉峰和眼角,而船中的精灵抬起他修长的手覆上她的绝代容颜。

“你来了,我的陛下。”
“卡普妮娅……”

他从船中起身,与身旁的精灵一起走到岸上,这里是精灵的永安乡。
岸上还有一个精灵。
他的发丝如同流淌的水银,铁灰的眼睛不再是往日里锋利如刀割的凌冽,此时它们满带笑意,那精灵笑着开口——
“Thranduil,我的春天。”
然后他们给了对方一个结实的拥抱。
就如过去千千万万次一样。
他们三个走远了,身影模糊,海风吹过便消失不见。


莱戈拉斯睁开了眼。他翻身在属于国王的寝室大床上坐起来。
那或许的确是个梦。他想。
他走到窗边望向西方,知道他的Ada将会非常幸福。



END

评论

热度(2)